香港一男警确诊新冠肺炎 所属小队停止与市民接触


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图源:香港“东网”)

当地时间3月30日,匈牙利国会以138票赞成,53票反对,0弃权的结果通过了《新冠疫情法案》。新法允许政府在不经国会同意的情况下(或者国会撤销这项授权之前),无限期延长紧急状态,并通过颁布政令的形式防控疫情、管理国家。

根据韩国《电子通信基本法》规定,以危害公共利益为目的,利用电子通信设备散播谣言者,将被处以5年以下有期徒刑,最高处以5000万韩元罚款(1美元约合1200韩元)。此前,因针对网络恶意评论的执法力度欠缺,加上举证和追责困难等因素,许多人面对恶意评论网络暴力无可奈何。近年来,越来越多的韩国人开始通过法律手段维权。

新法案允许政府所采取的抗疫措施超出《灾难救济法》中所规定的范围,但同时也要求,这些措施必须是“必要的、与疫情严重程度成比例的”,政府仍然必须定期向国会进行通报。

匈牙利于3月11日进入紧急状态,根据匈牙利宪法,政府可以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但其有效期为15天,到期之后必须经国会批准才能延长。【海外网3月30日综合报道】早前,香港湾仔区议会拨出124万元(港币,约人民币113.4万)助社区抗疫,区议会主席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则企图绕过程序,未经咨询就派发资讯错误的防疫包给市民,多名建制派议员去信香港民政事务总署反映问题,指出该事件再次凸显泛暴派滥权,利用公权力满足其政治目的。

当下,新冠病毒已成为世界之公敌,然而泛暴派却只玩政治不抗疫。香港市民直言“我们好痛恨病毒,但我们更讨厌‘黄毒’。”香港《大公报》评论指出,大战当前,最重要是不添烦添乱,让社会集中资源精力,抗击疫情。泛暴派抢眼球、却提不出任何具体措施的行径,只是平添病毒扩散的风险,完全是不择手段、不负责任,罔顾公众健康。韩国最大门户网站Naver日前宣布,将强制公开用户在该网站新闻下的所有评论内容、评论数量以及获赞数量,以遏制网民滥发恶意评论。此前,该网站用户可以自行选择是否向他人公开自己的评论记录。为了防止用户频繁注册新账号进行评论,Naver还将公开用户在该网站的用户名和头像,要求账号注册满7天后才能进行评论,并计划引进阻止特定用户发表评论、使用人工智能技术屏蔽恶意评论的功能。

韩国网站自主采取的相关措施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欢迎。分析认为,这些措施将对经常进行恶意评论的网民起到一定警示作用,恶意评论者将更易受到法律制裁。此前,恶意评论者可以轻易隐藏身份,逃避责任。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委员长崔英爱对韩国网络企业自觉主动应对恶意评论的措施表示肯定,认为网络上不断出现针对特定人群的厌恶和憎恨情绪,这种情绪最终可能演变为实际犯罪。

香港民建联立法会议员何俊贤表示,泛暴派把持区议会后,常常发生滥用区议会平台及资源去搞政治抹黑动作,这次对新冠肺炎的污名化也是其中一种手法,根本没有理会区议会本身的职能、市民福祉等。

何俊贤(图源:香港“东网”)

此前,何俊贤也多次强调病毒无地域之分,无论在何种场合都应使用官方名称“新冠肺炎”,认为用地方名形容疫症有违人道,是在当地人的伤口上洒盐。何俊贤还以埃博拉病毒为例,指出埃博拉河居民一直背负“瘟疫之河”的污名,批评泛暴派容许歧视在社会发生,质疑泛暴派的动机,怒斥其有意抹黑自己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