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俄勒冈将向纽约提供140台呼吸机 帮助遏制疫情


卫生部副部长哈里奇(Iraj Harirchi)表示,从外地返回德黑兰上班的民众可能将病毒带回德黑兰。

贾布里勒曾是2011年推翻卡扎菲政权的利比亚反对派中的二号人物,并曾担任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执行委员会主席。

除此之外,从11日起,全国三分之二的公务员需返回工作岗位,另外三分之一可继续在家办公。

3月末,美国政府订购1万台呼吸机——比公共卫生官员和各州州长认为的数要少得多,即使如此,大部分也要到夏季或秋季才能交货。模型测算显示,大流行到时候已经减弱。

曾经历“9·11”袭击、禽流感等重大公共事件的阿扎,迅速下令在全国范围建立新冠检测网络,CDC建立了一个追踪系统,但却遇到了麻烦,美国缺乏相应的检测能力,资金也没到位。

鲁哈尼要求所有复工方严格遵守防控规定,工会以及有必要时,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的巴斯基民兵将负责监督。

据Radio Farda广播网报道,伊朗卫生部要求政府继续推行限制性措施,但伊朗工业、矿业和商业部3日已经下令全面恢复生产。作为抗议,卫生部长纳马基周五向鲁哈尼致信,批评该做法将给卫生系统和经济造成严重影响。

而周六,伊朗议会研究中心发布新报告,警告继续执行限制性措施,伊朗将面临必需品采购危机、外汇储备持续下降、失业率上涨、通货膨胀以及退休金支付压力。

2月初,美国政府预算中用于应对传染病的1.05亿美元资金消耗殆尽。当时,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新冠病毒的威胁看起来仍很远。但是对于负责储存物资的卫生官员来说,灾难看起来越来越难以避免。由于资金不足,美国的N95口罩、防护服、医用手套储备严重不足。

德黑兰市官员哈桑贝吉(Shokrollah Hassanbeigi)还指出,周六的车流量甚至超过平时,“如果市区再次拥挤,我们可能会遭遇第二波新冠病毒传染”。